1986年7月出生,在台灣就是從小被大人稱呼"草莓族"的7年級生,Greenhand本名柯品章,葡萄酒界慣稱綠手,當初取這麼特別英文名字是因為柯品章喜歡一個英國的地下樂團就叫做【Greenhand】,而Greenhand or Green horn的意思又是新初嫩芽,頗有初出茅廬的味道,就讀東吳大學日文系畢業後,正巧遇上了2008年金融海嘯,在工作機會難尋的困境當中,Greenhand在某篇網路上的文章推薦買了一瓶葡萄酒來嘗試,終於體會了所謂的「酒若是苦的代表你人生還是甜的,等到你發現人生是苦的,酒自然就甜了。」既然日文這條路行不通,也許可以往酒商的路去嘗試,就此開啟了他酒界的奇幻旅程。

形象照1 拷貝

不免俗的還是要對如此大的人物做里程碑的介紹:

  • WSET四级得主:
  • 上海赤品貿易有限公司總經理

2016年來到上海發展,成為了新上海人,在葡萄酒圈的工作經歷已有近10年了

  • 勃根地 Dijon高等商學院MSC理工碩士,勃根地大学Appreciation and Chemistry Analysis 課程結業
  • 曾任台灣知名酒商採購經理、Acker Merrall & Condit葡萄酒拍賣公司台灣區拍賣官
  • 2016年香氣共和國黄金聯賽上海區第三名
  • 2016中國盲飲大賽全中國第三名
  • 2017 SIWC中國葡萄酒盲品達人賽個人賽全中國第三名
  • 2017 Inter Wine 中國侍酒師大賽上海區冠軍

當然最引以為傲的就是2018年拿下中國大陸規模最大、專業水平最高的Inter Wine中國侍酒師大賽全國冠軍,而拿下全國冠軍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呢?克拉大以NBA的思維來形容就好比爵士隊的馬龍一生的宿敵就是籃球之神喬丹,有他在的年代即便他生涯總得分僅次於賈霸,可是卻連一次冠軍戒指和得分王都沒拿過,這就是人生的遺憾,然而這麼不容易的冠軍頭銜,甚至是WSET 第四級,未來有可能成為MW等級的台灣第一人的天才,這不是台灣之光,你說誰才是?

 

在訪問綠手的過程中,葡萄酒界整個的演化歷史可以從孔雀騎士團的曾彥霖老師,一路到他同期陳信源老師等等,就連克拉大採訪過的名人小e大都曾是他的啟蒙老師(延伸閱讀:《葡萄酒名人堂》:葡萄酒也有KOL?《葡萄酒新手選 》小e大怎麼讓你的葡萄酒更好喝~),Greenhand雖然出道的時間晚,然而是璞玉就肯定會發光,2011年加入茂世的他跟在副總Vivian身旁學習,短短兩年半就嗅到了台灣對於勃根地未來的前景,更在2012年的秋冬幫助社團法人康復之家透過義賣葡萄酒一舉捐出善款80幾萬而一夕成名,趁在浪頭上的他毅然決然在2013年6月報考了Dijon最知名的高等商學院,與來自世界各地如印度、南韓、香港、美國等地的高手一起學習和適應各種不同的文化,將葡萄酒廣大淵博的知識和精隨透過一年的菁英學習和互相交流,順利地在隔年6月完成課程,並在8月回到台灣,除了驚嘆他的努力和用心,在法國讀書這一年他更是連同WSET LEVEL 2 & 3 都一併考到手,甚至他與我分享由於學校考試與WSET 第三級考試時間只有一個禮拜可以準備,他也只能選擇英文版,他每天都是9點準時到咖啡廳,拿起筆記本開始將厚厚的一本WSET  200 多頁的書用最土法煉鋼的方式從第一頁抄到最後一頁,周而復始,自律的結果就是他順利的通過考試。(延伸閱讀:看看有誰也是來自茂世,葡萄酒界孕育名人的發源地JohnNikki

最後,Greenhand有幸在2014年鈞太酒藏工作(延伸閱讀:《葡萄酒名人堂》:喝過才算數,凡事都要嘗試才有意義!-《鈞太酒藏》香檳大師陳仕華),更被上海的朋友看到,2016年3月被挖腳到上海第一的長江商學院同學們一起合作設立的葡萄酒公司上海品遊文化,在那裏他完全大開眼界,開始了舉辦各式各樣的高端葡萄酒活動和開課。看到上海人的邏輯性思考、狼性的衝勁,與在法國大家求知慾望的渴慕、對於打破砂鍋問到底的這種精神都相當欽佩,但相對台灣填鴨式的教育模式他反而認為是有待進步空間的,因為答案不會只有一種,要經常了解Why?才是進步的真正動力,也是他創業的的目的。最後,葡萄酒是一種品味,也是社交的潤滑劑,更是人生的一種哲學,看似平凡的人生,都有可能因為一瓶葡萄酒創造一個傳奇人物的誕生,【綠手Greenhand Ko】絕對是值得大家學習的台灣之光。

圖說:Greenhand品酒圖;克拉大採訪後與Greenhand在樂活酒窖合照。

撰文者:總編輯 克拉大

IMG_9225

關於〈葡萄酒名人堂〉企劃
葡萄酒的愛好者都知道,開瓶無數不如高人指路。要進入葡萄酒的豐富世界,名師的指引是絕對必要的,〈葡萄酒名人堂〉企劃應運而生。被選入〈葡萄酒名人堂〉的大師,在葡萄酒界具有一定的影響力。然〈葡萄酒名人堂〉更希望透過採訪大師的理念、哲學與熱情,帶領我們進入超越葡萄酒本身的大千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