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葡萄酒的國度裡,最知名的葡萄酒大師(Master of Wine,MW)頭銜,跟超跑Lamborghini Centenario LP 770-4一樣稀少,全球至今僅三百多位得到MW大師資格,佔全球人口不到百萬分之一。

而取得Wine Scholar Guild香檳大師(Champagne Master )頭銜的人數就更少了,目前全球取得香檳大師的人數不超過百位,《鈞太酒藏》品牌副理-陳仕華(Ryan)則是其中之一。

鈞太時期1鈞太酒藏品牌副理-陳仕華 Ryan

Ryan大學讀得是日文系,研究所鑽研的是財經專長,同儕畢業後普遍都在銀行、券商服務,而Ryan則進入廣告業龍頭,主導眾多國際品牌的行銷廣告案,在體認到新零售的轉變之際,也受到電商巨擘Pay Easy青睞而加入團隊,一直以來,Ryan都能引領潮流,站在趨勢的前端。到底是什麼契機,讓Ryan甘心放棄前景大好的電商事業,毅然決然踏入葡萄酒產業呢?

Ryan在payeasy時期也曾經年少輕狂
Ryan在Pay Easy時期

過去Ryan自己對葡萄酒有點小研究,偶爾也會參加品酒會的活動,因預算上的考量,通常都以1000元內的葡萄酒開始入手,直到有一天接觸到孛根地的黑皮諾,喚醒了他內心對於葡萄酒的熱血,果斷地辭去自己當時最炙手可熱的電商產業,甚至放下電商主管身段,毛遂自薦到大同亞瑟頓擔任門市人員,從基礎的第一線銷售人員重新學習,問他會不會後悔做了這麼大的轉變,Ryan很篤定地知道自己的方向,即使是重新來過,對他來說也絕不後悔。

亞瑟頓時期Ryan大同亞瑟頓時期

論起從電商跨界到葡萄酒產業這個巨大的轉變,Ryan提到,電商產業對數字和績效非常重視。但在葡萄酒這個產業卻截然不同,從他一開始入行就發現這行非常缺乏正規的教育訓練,過去沒有WSET,很多資料都是從書上、聽前輩分享、與客人聊天、網路爬文…等管道蒐集資訊,想當然爾,經驗談不一定全然都能內化,Ryan發現這些經驗會與實際喝下酒的感受產生衝突,也令他產生無限的想像空間,並體會到喝酒絕對是主觀的感官體驗,箇中樂趣一定是要將葡萄酒的體驗搭配知識才能深化和進化,這點是台灣與國外最大的差異。

香港期酒 來鈞太之前

在進入葡萄酒業七八年後,Ryan本著對葡萄酒的感動與熱愛,強調不能只有理論,也需要有感官的交互,當他愈了解葡萄酒的知識和技術,也甚至作為人生的樂趣和工作的結合,他常笑說酒就是我們的薪水,因此想將這個理念傳遞給更多人,也會碰到很多人會想認識葡萄酒,他們不一定會因為認識了而喜歡這支酒,畢竟酒的喜好真的是主觀,但會發現當酒友聚在一起的時候,很難不犯職業病,他戲稱開口閉口三句不離葡萄酒,但不管理論在多,對於葡萄酒而言,還是要喝過才算數。

酒款盲飲評分活動

擁有香檳大師認證,並擔任眾多品牌大使與專業講師的Ryan,坦言在追求葡萄酒知識的過程中經歷過許多撞牆期與挫折,過去都是接觸後端品飲比較多,當與多位國外的釀酒師在前端釀造過程接觸後,發現每位釀酒師對待葡萄酒釀造的風格都不盡相同,與其他產業可能有固定SOP或模式不同,使得Ryan有一段時期喝酒時會鄒起眉頭懷疑,但他後來發現葡萄酒沒有對錯,不同釀酒師有不同的理念、不同的想法,不同酒精濃度的釀造方式,也可以釀出很優雅的葡萄酒,他深深了解到了釀酒師對於土地的熟悉和心意,沒有所謂的對錯,只有喜歡與否,因此他希望把自己覺得好玩的事物傳達給更多人,這才是有意義的人生,如同他常說的那句話:「喝過才算數,凡事都要嘗試才有意義!」

香檳大師證照資料連結

FB粉絲專頁-就愛香檳布根地

撰文者:總編輯 克拉大

IMG_9225

關於〈葡萄酒名人堂〉企劃

葡萄酒的愛好者都知道,開瓶無數不如高人指路。要進入葡萄酒的豐富世界,名師的指引是絕對必要的,〈葡萄酒名人堂〉企劃應運而生。被選入〈葡萄酒名人堂〉的大師,在葡萄酒界具有一定的影響力。然〈葡萄酒名人堂〉更希望透過採訪大師的理念、哲學與熱情,帶領我們進入超越葡萄酒本身的大千世界。